页面载入中...

雨果奖得主托马斯:童年的“女巫”尾随我多年

  文怀老奖掖后学不遗余力。2005年6月我请文老为我的母校河北辛集中学题字“滋兰树蕙”,教育之义深长。2006年6月李文子在四分之三画廊给我办荷花专题展,文老亲往助阵。2008年8月,“文怀沙、刘墨、崔自默书画展”在浙江余姚博物馆举办,年前还商量着这两年一起再办个展,不可能了。2007年我在大钟寺美术馆举办“走进大众”作品展览和讲座活动,邀请文老来撑场。他真来了,而且是在腰摔伤养病期间。他忍痛发言时说“我就是躺担架上也一定会来的”,并对我大加赞誉一番,一旁的我眼泪差点就掉下来。当天在场的有梁晓声、周明、张金玲、李嘉存、陈丹等诸位朋友,也都很感动。此外,文老曾多次向我提及家喻户晓的大音乐家王立平先生,说你们一定要多交往。我时常会带一些朋友登门拜访文老,文老也在不同场合把他的很多“小朋友”介绍给我,谢云、许嘉璐、高瑛、杨鸿基、戴玉强、金曼、徐嬿婷、文清、空林子、赖东平……

  后来我慢慢发现,文老曾经夸过很多人,于是我如释重负,心态也冷静下来,也更意识到文老于我其实只是激励罢了。虽然说我只是被激励的其中之一,但我应该是我而不是别人。“相逢便金石,何必试冰霜”,文老给我写过这副对联。交情亦如各种植物,不管怎么培养,草究竟是草,松树终归是松树。

  吴良镛(1922.5~)  建筑与城市规划专家

  谢家麟(1920.8~2016.2)    加速器物理学家

admin
雨果奖得主托马斯:童年的“女巫”尾随我多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