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故宫博物院居安思危召开消防安全紧急会议

  其中,正是因为翻阅了十年的报纸,路遥才能全面写出人物、村庄背后社会的、时代的、历史的变迁。“他的叙述中穿插了很多那个时代所遇到的问题,我印象中他就写到了毛泽东逝世,反对‘四人帮’,十一届三中全会,包括有一个安徽人说到小岗村农民承包对他们的启发,这些事情放大了看都是大的背景,时代、历史和社会的产物。”白烨说。

  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写到过自己的工作状态。他写第一卷的时候在一个煤矿,写到天昏地暗时根本不知道天是黑的还是亮的,有时候写饿了找不到吃的,就饿着肚子继续干活。他写第二卷的时候是在陕北的县招待所,比较冷,手被冻僵了,捏不住笔,笔不断地往下掉,他就拿一盆热水,把手泡热了再继续写。他的烟瘾比较大,他买一条烟,全部撕开,烟扔得到处都是:桌子上,凳子旁边,地上,这样方便他在需要的时候随手就能抓到。后来路遥肝腹水开始吐血,一边看病一边写,第三卷在癌症把他击倒之前完成了,去世的时候路遥只有42岁。

  路遥的理想主义与浪漫情怀

  张柠和白烨都关注到《平凡的世界》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张柠认为,中国100年来长篇叙事文学中留下的可以被记住的人物形象很少,孙少平、孙少安的人物形象立住了。白烨说:“《平凡的世界》精神蕴含丰厚,尤其是少安和少平,他们就是普通人,是普通农村青年,在艰难困苦中把握自己的命运,不向命运低头。他通过两个农村青年命运的遭遇与转折写出了时代跟社会的变化,比如改革开放没有到来的时候,他们几乎走投无路了,少安在村里已经当队长了,少平还没有上学,穷困、没钱、没权,造成的自卑沉重地压着兄弟俩。改革开放以后他们抓住了机会,少安开始搞承包,办砖厂,开始有些机会了,能展示自己,使自己可以把握命运。包括少平后来离开,都跟时代密切相关。时代不变,他俩的命运很难改变。”

  这次大选还提供了几个观察台湾局势变化的新角度,比背景更值得关注。而且这些变化的孕育和未来走向都离不开岛内和国际环境要素的改变。

  首先,民进党的年轻化值得关注,相比之下国民党的老态也是显著的。从选民年龄结构和党员构成看,民进党的新鲜血液储备和选民基础在可持续性上都优于国民党。

  考虑到台湾使用的“去中国化”教材和泛绿化媒介生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本土意识觉醒与西方世界观的培养交织在一起。民进党所谓的“台湾民主”为这两种思潮的扭结提供了舞台和出口。对台工作必须考虑到这个变量,与时俱进。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故宫博物院居安思危召开消防安全紧急会议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