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在厨房和闺蜜老公出轨】2018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系列公益演出启动

在厨房和闺蜜老公出轨

  1991年5月29日,就在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夺得欧洲冠军杯的同一天,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却宣布本国 “不再属于统一的联邦国家”。接下来爆发的内战毁灭了南斯拉夫的岁月静好。这些即使以欧洲标准衡量都属于同文同种的南部斯拉夫人进行着令人咂舌的自我分化: “会议内容通过第四声道被译为波斯尼亚语,第五声道是克罗地亚语,第六声道则是塞尔维亚语。来自这块土地的、曾经讲着同一种语言的前南斯拉夫国民、现在三个国家的与会代表拿起耳机,煞有介事地选择其中一个声道;但是负责三个声道口译工作的,只有一位译员”。这甚至还不是最荒谬的一幕——原先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现在已经变成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黑山、波斯尼亚四种语言,穷尽了文字(塞尔维亚与黑山的西里尔字母与克罗地亚及波斯尼亚的拉丁字母)与口音(塞尔维亚的埃化次方言与其他三国的伊耶化次方言)的排列组合;波斯尼亚人为了强调与克罗地亚人的不同,甚至开始向自己的斯拉夫语言里引进阿拉伯与土耳其的词汇……

  这对杜布拉芙卡?乌格雷希奇是个晴天霹雳。对于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这位生于1949年的克罗地亚女作家有着美好的回忆。1981 年,她发表“拼贴”小说《救生颚下的施特菲卡?奇韦克》(Stefica Cvekuraljamazivota),用后现代笔法、女性杂志的陈词滥调以及多种非文学素材的拼缀来描写一个青年女打字员寻找爱情的过程,在南斯拉夫读者中大受欢迎,三年后便被搬上了银幕。1988年,她的小说《渡过意识之流》又获得了南斯拉夫最重要的文学奖——NIN 奖,成为该奖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性得主。

  将光荣留在了南斯拉夫的乌格雷希奇不能接受联邦国家的解体,在她看来,“整个国家就像一座疯人院,谎言变成了真理,对的变成了错的,人民被迫做出选择,要么适应现状,要么离开”。乌格雷希奇选择了自我放逐,出走并定居在了荷兰的阿姆斯特丹。2016年,她又以“欧洲最具特色的小说家和随笔家之一”的身份获得了美国诺伊施塔特国际文学奖(每两年一次,每次只授一人)。尽管乌格雷希奇本人的身份认同仍旧存在着危机:“世界的其余部分把我视为克罗地亚作家了,我成了一个不再想要我的地方的文学代言人”。

  另一些人不像乌格雷希奇那样恋旧,在新诞生的克罗地亚国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出生于1961年的薛蓝?约纳科维奇就是其中之一。

在厨房和闺蜜老公出轨

  初见冯唐,你会发现他与他文字透露出来的形象相去甚远:谦虚、礼貌、温顺。但聊上两句,你就知道这还是他,是那个聪明而自负的冯唐。

  他聪明,能够迅速找到记者提问中的“陷阱”并得体地回应;他自负,对于有挑战意味的问题他会展现出强大的信念。

  恺撒说“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冯唐说“我经历,我理解,我表达”;诗歌界不承认他是诗人,他说你们写的诗现在没人读,将来更不会有人读;面对越来越强的批评声音,他说你们可以骂,但我为什么要听?

  正像朋友们说的,生活中的冯唐是个好人、暖男,那么他的文字呢?恐怕爱的人会依然极爱,骂的人也会继续骂下去。他可能“无所畏”,但真的会无所谓吗?

admin
【在厨房和闺蜜老公出轨】2018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系列公益演出启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